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许渊冲英文翻译)

爱闻社 62 0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许渊冲英文翻译)-第1张图片

“日啖荔枝三百颗”,其实就是吃了很多荔枝的意思,三百这样的数字,在诗词中一般都是虚指,并非实数。不能呆看,所以才有这样的笑活,沈括看到杜甫诗:“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觉得这株古柏虽然看起来好粗,但四十围也不过是直径七尺,而高却是二千尺,这比例一换算,那就是太细长了,实质上,什么二千尺之类的,不能当真。

其余像什么“故国三千里”之类,也不是说真的就是不远不近正好三千里,只不过是借以形容遥远,“千里莺啼绿映红”也不可呆问:“千里远的莺啼花红,谁听得见?看得见?”

所以“日啖荔枝三百颗”也就是说吃了很多荔枝罢了。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许渊冲英文翻译)-第2张图片

不过我们要知道这首诗的背景,这首诗读起来觉得挺爽,但其实苏轼当时的处境非常恶劣,他是被贬到广东去的。岭南气候湿热,当时瘟疫多发,在没有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和空调的古代,是非常难熬的地方。不少人被贬到这里,很快就郁闷得病,死在此处。当时唐宋朝官员,贬斥时主要就是岭南这一带,清朝才有新疆搬砖的做法。当时有个段子,叫“春循梅新,与死为邻,高窦雷化,说着也怕”,就是指贬斥南方的可怕,上面所说都是南方的州名,比如梅是广东梅县,雷,即雷州市。然而,苏轼被贬到惠州时,却是一付坦然之态,写下了“不辞长作岭南人”这样的句子,其实是苦中作乐,虽然离开了都城,虽然被贬官到荒僻之地,但这里有水果吃啊,杨贵妃当年都吃不到这么新鲜的荔枝呢!

说来苏轼是一个心胸超级豁达的人,他宽解自己道:“假如我一出生就是个惠州人,是个考不上功名的老秀才,不就和现在的境遇差不多吗?何况我还当过一阵子高官,见识过朝堂和都城的气象,这不还赚了吗?”

就这样苏轼没有像黄庭坚、秦观等人一样,直接被贬后就死去,而是坚持到了赦诏回来的那一天,朝中的政敌,对苏轼不断迫害,后来又将他从广东发配到最远的海南岛,在海南岛上,苏轼又大夸这里的生蚝好吃,还开玩笑说:“千万不能让朝里的人知道,要不他们就抢着来海南岛,来的人多了,我就吃不上这么好的美味了。“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翻译许渊冲英文翻译)-第3张图片

其实这也是苦中作乐,海南岛全靠船只渡过琼州海峡和大陆来往,一旦有恶劣天气,运输中断后,苏轼不但饭吃不上,连酱盐等调味品也没有,更别提医药了。但苏轼自我解脱说:”死在庸医手下的也不少,海南岛没有医生也好。“

从海南岛遇赦回还时,苏轼写道:“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表达了他旷达豪迈的心声,苏轼的乐观精神,实在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