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连载] 《绝谷奇葩》小言情,大悬疑!:仙剑4终极装备锻冶和注灵(仙剑4终极装备锻冶和注灵图谱材料出处)

创业之家 85 0

只因天命,她家破人亡,历经磨难,穿越古今成剑仙。她结两段孽缘,一个如烟般飘渺,能爱不能言,一个如墨般倜傥,能言不能爱。他们一同西行大漠,东渡远洋,探秘地宫,飞越巅峰,解开千年的迷局,始作俑者竟然是......看似结局,更大的谜题又将开启。书友1群已满、书友2群13286272

   作者博客

    人类从远古就开始探索终极问题,譬如,世间万物从何而来?西方有上帝创世说,东方不拜神只拜人,这个浪漫无边的人就是盘古。

    智者空镜惊世预言相传甚广:“太无之先,宇宙只是一团混沌之气,盘古真人①游乎其间,以神斧开天辟地,死后身躯变成日月山河,魂魄变成人类。盘古大陆上凹凸出十大峡谷奇观,后人统称绝谷,神斧亦谓之绝谷斧。得神斧者得绝谷,得绝谷者得天下。一旦神斧陷入乱世,自有天之四灵——照夜貂、孽火凰、清沌蝎、玉麟龙主人护斧,以防妖魔当道。”

    神斧遗落民间,世间凡夫为求不朽,千世万代苦苦觅斧。

    时至初唐,江湖传闻神斧出现在南方神秘禁地雷霆谷。乱世中争斗出来的唐太宗李世民好武,九五之尊意气风发,傲视天下群雄,对神斧志在必得,扬言:"朕的天下,谁的绝谷?"

    是时,神州大地东有修道门派悠然派,西有千年古庙菩提寺,北有人间魔域魔天谷。道、佛、魔三界轰轰烈烈地争夺传说中的神斧,中原武林风声鹤唳。

    魔天谷的魔人行事诡秘,极少和中原武林人士正面交锋,即便交锋,规模也不大。许多人不信邪,认为是故弄玄虚,有识之士隐隐觉得深不可测。尤其是魔王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也没有魔真正见过魔王,只有星象学上八月八四灵交汇日举办魔宴时,高等魔人才依稀见到魔镜里他飘渺的身影,恍惚听到他鬼魅般的声音。    

    又逢八月八,魔天谷腹地朱宫早早驱走了魔宴上的魔人。殿前魔人护法待人流退去,领着一个戴着蝎纹面具的瘦弱青年,看来他不是高等魔人,所以没有参加方才的宴会。没有人去探究接下来会进行什么事,因为魔王的秘密没有人可以问。

    朱宫之所以叫朱宫是因为它如血的残色,建筑风格同大明宫般庄严大气,但是大殿处处压抑的气氛中却透着阴森诡异。圆形宫殿的外围摆放了魔人环坐的席位,中央的正方形镜面地砖就是令魔人敬畏良深的魔镜,魔镜四角设有四灵金身像。东为蛇头蝎尾的合体恶灵清沌蝎像;南为绝美妖娆的雷神玉麟龙像(注解②);西为四灵之首战伐神照夜貂像;北为火里重身的孽火凰像(注解③)。

    蝎面人一踏入殿中,一团火焰就敏锐地在这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头顶上盘旋着,它燃烧不熄,没人知道它燃烧了多少年头,在魔天族人心目中,似乎和魔王同寿。

    火光凸凹地照亮美丑迥异的两张脸庞。

    蝎面人戴着绘有合体恶兽清沌蝎的面具,蛇头在饱满的额头中心吐出火红的信子,蝎尾沿着右脸伸至翘起的下巴上。面具虽然挡住了大半张脸,却挡不住墨绿色瞳孔里泄露的风华绝代,反而更引人遐思摘掉面具的脸会是何等魅惑众生。这或许是他的失策,他应该戴一副极丑的面具,他像是不愿意被人看到本来面目,但又不愿变丑,矛盾至极。他的气质亦正亦邪,和清沌蝎一样清沌难辨。

    魔人护法生得面目可怖,一个个突起的肉块从头顶长到脖颈后,长齿锋利,猿臂过膝,浑身长毛。魔天谷中有一池奇特的兽水,魔天族的魔兵常饮兽水,生得半人半兽,其气力和身形比常人大两倍,不眠不休也不会减弱半分力量,并且受伤后伤口能神奇地自然愈合。

    蝎面人吸了一口气,朗声道:"魔王陛下,我是智囊团中唯一设计完成宇宙密码盘的工匠。"

    显然青年并不是内力深厚的魔人,魔王生了爱才之心,将声音压低了许多:“好,不愧为第一智囊!走到魔镜中间来,启动宇宙密码盘找到照夜貂主人——照夜之光。我命你们穿过魔镜通向任何时空,把照夜之光带回来,你们将成为最尊贵的魔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必须破镜,你们只有一次机会。”  

    两人应声道:“是,属下定不辱使命。”

    魔镜是不知名的晶体打造而成,放出清澈明亮的蓝光。蝎面人颔首,看见魔王的影子就在自己脚下的魔镜中,他略一出神,试想天下有几人能站在这个位置呢,如此贴近魔王,心中荡起了波澜。魔王的影子很快就消失了,又想起自己在别人眼里始终还是个工匠,便冷漠地看了领命的魔人一眼,不发一言,托起古铜圆盘,伸手启动盘中的三角形的指针。

    宇宙密码盘上是根据易经发明出来的物理学时空同心圆,外圆刻度上刻着时间符号十二地支(注解④),内圆刻度上刻着空间符号一维空间太极、二维空间两仪、四维空间四象、八维空间八卦、代表无限维空间的易。启动后,盘中日月循环,阴阳交汇,同心圆急转不止。    

    突然,圆盘减缓转动,两人几乎同时抬头看向魔镜。魔镜中无数光影闪现,斗转星移,风云暗涌,显现出和这个时代不符合的画面,高楼云立,灯红酒绿,一片现代都市的景象。圆盘停止运转时魔镜中出现一个呱呱落地的婴儿。

    蝎面人琉璃般的瞳孔骤然放大,对着魔镜抑制不住狂喜,略微沙哑的声音颤抖地说:“照夜之光,我终于找到你了!千年以后,八月八四灵交汇日子时‘太阴太阳人(注解⑤)——照夜之光’降世,集日月之光华,乃天命之所归!”

    魔人叹服,毕恭毕敬拱手道:“贺喜爷。”

    蝎面人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对一切都了然于胸,自信满满。他飞转出玄青色袍子下的圆盘,击中魔镜,将魔镜砸出一个洞,四灵神像的瞳孔立刻发出八道璀璨夺目的光芒,光芒汇聚到破镜的时空蛀洞中。他死死盯住刺眼夺目的瞬间,他的目光比那道光芒更冷冽。

    两人双脚踏入蛀洞中,魔人庞大的身躯和蝎面人羸弱的身形渐渐融入光芒中,最后同光芒一起消失。  

    “杀——杀呀——”

    沙场尘土飞扬,杀声马嘶声惊天动地。

    "嗖--嗖--"

    万箭齐发,直射向一个长发凌乱地遮住面容的女人。

    "噢--噢--"

    重重地喘气,脚下横尸遍野,女人全身流淌着不知是自己还是别人的血,就连疲惫也从身上流淌下来。

    好暗呀,杀得暗无天日。闭了眼看这人间,她的心中一片血色。杀声更烈,却清晰听见手中的剑在悲鸣。

    越来越多的士兵围攻上来,却依然挡不住她突围的步伐。

    “噢——噢——”

    被窝里卷缩的身子瑟瑟发抖,冷汗连连,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什么东西压得胸口生痛,喘不过气来,张着嘴想要多吸点空气……  

    猛地睁开眼,入目的只有寂静的仲夏夜,但脑海里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的景象是那样真实,无穷无尽的悲恸郁结在心里。

    “为什么……为什么我老是做这个梦?她是谁?”

    她辗转反复睡不着,索性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输入关键字"解梦"百度一下,立刻被“梦与前生”四个字吸引住,兴致勃勃浏览起西藏的转世观念、雷蒙.慕迪博士的死后经验书……    

    读完后她在自己的紫衣剑侠博客里敲打一篇日志,时间正是8月8日1点00分。

    “在多次元空间里有很多灵魂,每个灵魂视进化的程度在不同时间去过不同度的空间。各个灵魂积累的直觉能力有强有弱,所以人不是生来平等的。转世前要除掉在尘世的恶习,如果顽固不化,就会带着它到另一生去。”

    她写到这,明知不健康又极为惯性地啃了一口薯条,摸一摸小肚腩,自言自语地说:“这该死的惯性,我就不能停下别吃?!我上辈子大概很懒,很顽固,所以现在比别人笨。”

    接着继续写道:“东西方圣哲拥有只在中间状态才出现的较高自我心智,是因为他们利用了‘超意识(superconscious)状态’得到智慧和洞察力。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超意识,但是普通人无法随意进入‘超意识状态’,在清醒的意识状态下心智受限,隐藏了自己的信念和力量,忘却在次元空间里获得了浩瀚辽阔的经验。”

    “从我记事以来,每年过生日的晚上都会做同一个梦。在这个梦里,我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一个一身戎衣的女人,我的灵魂就是她的灵魂,她的感受就是我的感受……这是所谓的超意识状态吗?”

    大话西游的搞笑铃声骤然响起:“做人就像做妖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妈,妖是妖他妈……”

    紫侠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为“黑爸”。黑爸、白妈是紫侠的父母,一个皮肤黑一个皮肤白,而紫侠的皮肤暗黄,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是黑种人和白种人生的黄种孩子"。

    紫侠按了接听键,喇叭里传来:"紫侠,白妈在楼下劫杀你!”愕然停下了机械化咀嚼薯条的运动:“虾米?!她怎么知道我弃学了,是你出卖我?”

    黑爸喃喃语:“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你妈还是白虎关!如果你能活着跑到一楼,那有一辆1982年产凤凰牌自行车自愿为你献出宝贵的老年。"

    "哎,可怜我是妖他妈生的。你干嘛不送我一只火凤凰?!我这次死定了!"紫侠用脚踢电脑开关,拔腿开始泪奔。  

    紫侠是无数80后愤青中的一份子,既成为这个时代的装饰品,也成了这个时代的牺牲品。当熬了枯燥的医科大学生涯,就要毕业考核熬成婆时,她毅然弃学,成立紫衣剑侠设计工作室,一头扎进画图纸、选材料、整机器、写软文里。大多数人认为她疯了,可是她认为维持一成不变的生活才是疯了。她说:“想做就去做一番事业,不要停留在计划阶段,等没有激情的那一天就做不来了,痛苦与快乐都无几了。”然而,她这种逃学威龙加惹火“游(尤)物”的行径令白妈很是光火,白妈发怒的破坏力不亚于金融风暴。

    “站住——”

    "你丫的快跑!"

    白妈和黑爸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震动紫侠的耳膜,她仓惶地跳上单车,"黑爸——救我!白妈要打我!"

    "不准救她!她死有余辜!"

    紫侠奋力踩单车,无奈白妈和黑爸都是当年校园五项全能健将,紧跟车尾,连在狭窄的巷道里四窜的老鼠都扔下大米观看起人车赛跑赛嘴运动会。

   “你为什么不参加毕业考试?”

    “我考了,但是没及格。”

    “你为什么不报考公务员?”

    “我报了,但是没文凭。”

    “你为什么不找对象?”

    “我找了,但是没魅力。”

    “你为什么不去死?!”

    “我想了,但是没胆量。”  

    白妈毕竟是过了气的垂暮英雄,追着追着只觉腿疼,停下来喘气:"哎呀,气死我了,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个磨人精,从小到大没有一件让我高兴的事!……"说到动情处老泪纵横,表情夸张,像在上演《傲慢与偏见》女主人公她妈歇斯底的镜头。

    紫侠刹住车,掉过头来,不怕挨打不怕挨骂就怕白妈"自虐"。“我要怎么做你才高兴得起来?”

    “女人有家就是嫁!没个稳当工作,整天窝在工作室里,不会做饭,不会唱歌,不会跳舞,没有女人家的样子,没有男人肯要,就算嫁了也会被欺负……” 

    紫侠听着倒背如流的话,看着一贯鄙夷的眼神,一改逆来顺受的脾气,提高嗓门叫道:"女人昏了就是婚!"

    每一个学无果、业无成、爱无人的大龄女青年背后都有一个患有间歇性女儿狂躁症的BT(变态)老妈。"皇帝"女儿不急,"太监"老妈急得跳墙,因此常常不择手段地折磨女儿,考得不好就罚跪搓衣板,找不到工作就警棍伺候,嫁不出去就捆绑式相亲,大有"相煎太急"的味道!

    “轰隆隆!”突然间电闪雷鸣。   

    紫侠:"有没有搞错,雷电总是这种时候来!我可不想当拥抱雷公公的四凤!(注释:四凤是老舍《雷雨》里的人物。)"

    像是听懂了她的话,银色的雷电竟追着紫侠张牙舞爪起来。

    紫侠抱头鼠窜:“雷公公,雷奶奶,你干嘛要追着我跑啊?叫老了?雷美人……”雷电收敛了阵势,这年头,还是叫美人有用。 

    白妈用怪异的目光看向紫侠背后:"你又在玩什么把戏?他是你的狐朋狗友?"

    “什么他?”紫侠只觉风声大作,巨大的吸力从身后袭来,她站立不稳,回头望去,吸力来源一个黑暗的蛀洞,洞口站立着一个纹丝不动的庞然大物。她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半人半兽的怪物,“哎呀嘞!我是不是玩魔兽玩多了,看花眼了?”

    魔人牙缝里挤出四个字:“照夜之光!”

    紫侠:“啥光?文学青年,开个灯也有这么文绉绉的讲法。”

    魔人挥起百斤重的"明金锤",嗖地一声把手机劈落。

    紫侠好不容易把小眼睛瞪着跟铜铃似的:“这位童鞋,我跟你有仇吗?你干吗要化妆成这样子来恐吓我?不是我‘小气’,而是本人财力不允许我‘大气’,这个手机买的时候1000块(打口水战七折买的。摸了摸小小的良心,撒了个小谎。),现在扣除折旧值500块,如果我欠了你的钱,这要先从账上扣除。”

    魔人冷言冷语:“爷有令,随去,不若,死杀!”

    紫侠听得云里雾里:“啥杀?你是黑社会的?我真——差钱!难道你的老大看好我的设计,抢去卖钱?其实喜欢就拿去,版权归你们,可以谢我,不用杀我啊……白妈,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她就是再迟钝,也感觉得到兽人越来越浓的杀意。前有狼后有虎,现在紫侠宁愿投入虎妈妈的怀抱。

    魔人像猫捉老鼠一般一手就拧住紫侠的脖子。白妈呆望着,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她摇摇头:"苦肉计是骗不了我的。"

    黑爸:“亏你是公安,难道你看不出来这不是闹着玩的。”

    白妈举起配枪对着眼前的怪物:“快放人!我数三声,不放我就开枪!一……二……三……”

    魔人置若罔闻,一手抓住紫侠的脖子,硬生生把整个人提离地面。紫侠痛苦地伸出舌头,却发不出声来。射到兽人身上的子弹如同碰到了铜墙铁壁全数弹飞,兽人只觉得是无数小石子在捞痒痒,不怒反笑。

    黑爸:“你丫的,皮真厚,啥材料做的?”他环顾四周,看到路边的拆迁房前停放着一辆挖掘机,便爬到驾驶座上。

    白妈拨通公安局电话:"吴大队,快叫人到医大后门的巷口来,我丫头给怪物劫持了,能带的装备都带上,那家伙不怕子弹……谁说梦话了?!"回头看见黑爸坐在驾驶座里犯难,狐疑的问道:“你会整挖掘机吗?”

    黑爸试着把所有的手柄往前后左右都转了转,快速摸索出挖掘机的基本驾驶方法。他松了一口气,轻笑:“丫头,我来了!不让他瞧瞧俺们很好很强大,他会以为俺们很傻很天真!”他把行走手柄往前拨,挖掘机向魔人压了过去,猛一提斗,挖掘机朝魔人挥出它长长的"铲斗拳”,架势就像动画片里的六神金刚。

    魔人轻敌在先,冷不丁挨一重击,栽了一个大跟斗。

    “也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枪法!”白妈趁这庞然大物没晃过神来,瞄准眼睛射击。

    虽然魔人的皮肉不惧子弹,但是眼睛和常人无异。一声哀号下,他松开了束缚紫侠的双手,捂住吃痛的眼睛。

    紫侠憋成酱紫的脸恢复一点血色,心道:“以前怎么没发现,黑爸忒帅了,《寻找成龙》就应该找你呀!”只是她正喘着气,想说一句调笑的话也说不出来。

    "愚蠢,用瞬间位移法!"黑暗的巷口里无声无息走出蝎面人,其实他方才一直都在黑暗中冷眼旁观。平日受够了魔人们高人一等的冷眼,所以他由着魔人吃点苦头。他知道那个奇怪的传声筒很快就会引来帮手,虽然他必有全身而退的计策,但他揣摩魔王的意向是不愿在这个异界弄太大动静,他终于现身了,这是他立功的机会,他要漂亮的速战速决。

    紫侠惊魂未定,再看到这么个手里托着个铜盘的古装狠毒男,眼皮不自然地拉扯了两下,一种不祥的预感令她的心脏漏跳几拍。这个蝎面人给人的压迫感太强了,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美得不真实,可惜她无暇欣赏,只觉得整个人被碧瞳定在那了。

    魔人听到蝎面人的提醒,明白过来,这个会拳术的怪车虽然比自己更庞大,却笨重不堪,他忍痛起身,一眨眼就站在了挖掘机的后方。黑爸眨了眨眼,不敢相信他就这么消失了。

    白妈惊恐地叫道:“在你后面!”

    黑爸连忙把行走手柄往后拨倒车。魔人又一闪闪到车左侧,收起玩心,挥起明金锤。黑爸往左拨动左手柄,欲紧急回转挖掘机,却发现来不及了。挖掘机是应用回转离合器配合回转机构制动器回转,就算是熟练驾驶员也不能一次就转过100°以上,应每次转20°之内,分次转过弯去。而黑爸只是第一次驾驶挖掘机的新手,慌忙下速度过快,加之车身被明金锤重创,重心失去了平衡,挖掘机倒向路边。  

    紫侠的心跳到嗓门上:“小心电线!”

    此时挖掘机的长臂已然砸倒路旁的高压线,一时间天空雷声肆虐,地上电光张狂。车内倒下的黑爸,脑后一滩血,再也没有抬起头来。

    “黑爸!”紫侠失声尖叫,从小到大,都是黑爸充当保护伞,替她挨白妈的打骂,这一刻,她理智全无地只想冲到电光中,保护他一次。

    白妈抱住紫侠,令她恢复神智,两人抱头恸哭起来。

    蝎面人无波的墨绿眼依然冷冽,杀戮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他幽幽地说:“照夜之光,要避免无谓的杀戮,就乖乖随我们走。”

    白妈惊恐地望着他们身后那深不可测的蛀洞,那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吗?她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把紫侠挡在身后。

    蝎面人眉头紧锁,声音骤冷:"拦我者,遇祖弑祖,遇佛杀佛!"

    “我的眼伤就是拜你所赐!我会让你知道能够像他那样速死算是幸运的了。”魔人怒视着白妈,可怖的脸孔变得更加狰狞。这一次他不再用明金锤,而是使出他折磨死敌的“吞噬法”,他要让白妈体会比伤眼还要痛上千倍的死法。他张开血盆大口,嘴里喷出无数血色虫子,虫子绕着白妈一圈,慢慢吞噬白妈的身体。

    "我跟你们走!停下,停下……"紫侠冲上来厮打魔人,魔人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蝎面人不由得摇摇头,吞噬虫只会在吞下人身体上最后一块血肉后才会停止的,他突然觉得亲眼看着至亲慢慢等死过于残忍,便在紫侠后颈横劈一掌。紫侠眼前一黑,无力地昏倒在蝎面人身上。蝎面人拦腰抱起紫侠,不满地咋舌:“还真沉。"

    宇宙密码盘专为穿越时空做精确的定位导向,他将宇宙密码盘一掷,铜铜就绕着蛀洞外围一周圈回到手中。他审视着紫侠平淡无奇的脸孔和身子骨:“凭你这资质,能在照夜貂那活下来吗?哼,成是你,败是你,关我何干系?”

    时空的蛀洞在包容下三人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城不过是多了一则离奇失踪的新闻。

蝎面人

[武侠连载] 《绝谷奇葩》小言情,大悬疑!:仙剑4终极装备锻冶和注灵(仙剑4终极装备锻冶和注灵图谱材料出处)-第1张图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