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的小说

不吃布丁 73 0

很黄的小说-第1张图片

1988年的春天特别暖和,杨柳依依。春花带着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走到了100多里外的邻县,从一个劳改场接丈夫出来。按传统习俗,春花折了几枝柳树枝,在丈夫浑身“扫”了一遍,意味着和过去彻底告别。

看着过早生出丝丝白发的妻子,丈夫哭得很伤心。春花给丈夫擦擦眼泪,一个劲地安慰:“哭啥,好日子才开始呢。”说完,他和丈夫一人牵着一个孩子,向车站缓缓走去。

春花似乎和春天有缘。她是春天出生的,也特别喜欢风和日丽的春天,小时候总玩到天黑才回家。春花黑黑的,不算很漂亮,但很健康。就是和当时农村大多数女孩一样,初中毕业就不再上学了。春天里,她还喜欢东跑西颠看电影。那时农村没有太多的文化娱乐项目,到三里五庄看电影成为孩子们最大的乐趣。

一个春风陶醉的晚上,春花和小伙伴跑到邻村看了一场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帕》,感动得涕泗横流,也迷上了日本影星高仓健。电影里,男主人公失手打死寻衅滋事的流氓,刑满释放时,写信给妻子,如果还在等他,欢迎他回来,就在家门口挂黄手帕,相反,男主人公就远走他乡。影片结束前,几十面黄手帕在家门前迎风飘扬。只是春花万万没想到,类似的一幕会出现在她面前。

1980年的春天,春花结婚了。春花清楚地记得,那天春风拂面,春日暖阳,穿着红红的薄袄都有点热了。丈夫是邻村的一位退伍军人,高高大大的,春花很满意。土地已经承包,丈夫用在部队学的摄影手艺开了个照相馆。因为紧靠城市,生意还不错,所以几千元的罚款不是什么大事。家里除了公公身体不好,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1984年春天的一天,丈夫拿回家一大摞港台明星的艺术照,“搔首弄姿”的。春花脸红了,斥责丈夫:“你学坏了,哪弄的,快还给人家。”丈夫哧哧笑了笑:“城里一位朋友从广东捎来的。没事,现在城里还流行跳舞呢,男的女的抱在一起。那天带你去看看。”那晚上,似乎受了艺术照的影响,春花和丈夫“激情燃烧”,一晚上来了三回,春花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大汗淋漓地对丈夫呢喃,这是结婚几年最舒服的一次。

但丈夫却因此“出事”了。那年正在“严打”,说丈夫卷进了一个流氓团伙,两个主犯还被枪毙了,作为从犯,丈夫被判刑四年。

天塌了,春花哭红了双眼。一直有病的公公也被气得一命归天。

那天,春花要披麻戴孝给公公守灵,婆婆却不由分说夺了回去:“闺女,别穿,咱们这里的风俗,穿了就不好再嫁了。你还年轻,不能耽误了你。”春花拉着两个孩子给婆婆跪下了:“娘,我等,哪里也不走了。我走了,这个家就没了。”

从此,人们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花,村里第一个学会驾驶拖拉机的妇女;第一个夜里浇地的女人;唯一一个夜里看场打麦的女人……孩子该上学了,她都送进了学校。反正男人和主人该干的活计她都干了,不到30岁的她,早早白发染鬓,但三里五庄传开了一个好女人的故事。

十多年后,儿子打工在附近的石油城结婚、落户,要她到市里定居,她不去:“城里有啥好的,街上净是花花绿绿的明星照片,你爸还因这坐过牢呢!”

很黄的小说-第2张图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