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莫lol解说优酷(LOL解说YD优酷自频道)

小皮 93 0

自进入到互联网时代,整个短视频产业就备受“侵权”的困扰,但这一现状正发生改变。

7月19日,抖音集团和爱奇艺宣布达成合作,爱奇艺的长视频将向抖音集团提供授权用于短视频创作。

此前,抖音也正式与搜狐达成合作,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

长视频与短视频的纷争持续至今,双方终于开始“握手言和”,而双方合作的背后,标志着长短视频平台开启合作共赢新模式。

小莫lol解说优酷(LOL解说YD优酷自频道)-第1张图片

抖音“牵手”爱奇艺

据抖音官方公告,最近抖音和爱奇艺达成了合作,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

爱奇艺将向抖音集团授权其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包括“迷雾剧场”在内的诸多优质剧目,用于短视频创作。

未来,抖音集团旗下抖音、西瓜视频、123导航网等平台用户都可以对这些作品进行二次创作。

双方对解说、混剪、拆条等短视频二创形态做了具体约定,将共同推动长视频内容知识产权的规范使用。

抖音表示,一直以来,抖音都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并积极寻求与长视频平台更好地合作。我们希望借助爱奇艺授权的版权作品,为创作者提供更大的创作空间与灵感,也希望以创作者的才华与潜力,赋予长视频更多价值,让更多人看到爱奇艺的优秀影视作品。

抖音称,影视内容一直是网友用户在线消费的重要品类。我们与爱奇艺一致认为,这次合作,将是推动影视内容知识产权使用规范化的重要一步,实现长短视频平台的共赢,对长短视频创作者和消费者都有重要意义。

小莫lol解说优酷(LOL解说YD优酷自频道)-第2张图片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抖音最开始选择的合作对象是优酷,优酷相关负责人起初答应“可以谈”,但后来未能成行。最后,抖音选择和爱奇艺合作。

对于此次合作,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表示,这是双方在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探索合作双赢上迈出的重要一步,具有里程碑意义。相信这次合作有助于优化网络视频行业生态,拓宽合作渠道,创造更多价值,实现平台、创作者和用户的多方共赢。

抖音集团CEO张楠表示,一直以来抖音都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并积极寻求与长视频平台更好地合作。相信这次合作是一个全新的开端,双方将携手探索,实现创作者、版权方、用户的共赢。

据报道,遭遇盈利难题的长视频平台爱奇艺正在努力寻求商业化。今年一季度,连亏12年的爱奇艺首次实现季度盈利。据财报显示,爱奇艺一季度营收72.77亿元,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69亿元,首次实现季度盈利。一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财务指标(non-GAAP)的归母净利润,达1.62亿元,去年同期为-10.2亿元。

长短视频从相互掐架到握手“言和”

自进入到互联网时代,长短视频之争便从未止息,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这个矛盾更是愈演愈烈,而规模也从原本单独的起诉案件上升到平台之间的掐架。

2018年5月爱奇艺就曾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控告B站在《中国有嘻哈》热播期间未经授权擅自播出节目片段,并向B站索赔。

2021年4月,爱优腾与500位艺人联名的《倡议书》,反对未经权利人授权,将影视作品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矛头直指短视频上的二次创作内容,导致抖音、快手、B站、微博等平台众多二创制作者纷纷下架作品。

2021年5月,爱优腾发布声明,对B站盗播《老友记重聚特辑》相关内容的行为进行谴责。

再之后,口水战演化为打官司战。

去年6月,腾讯视频起诉抖音侵权《斗罗大陆》索赔1亿元,抖音随后起诉腾讯视频侵权《亮剑》。

去年8月,腾讯视频起诉抖音侵权《扫黑行动》。

去年11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对优酷诉快手短视频侵权《冰糖炖雪梨》一案做出一审判决,优酷胜诉并获赔46万。

上海浦东法院透露,2020年以后,涉及短视频的纠纷案每年在翻倍增长。2020年,中国短视频侵权纠纷案件新增数量创下新高,同比增长258.1%,达到222件。数据显示,我国“短视频”相关裁判文书中,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占比15.1%,在各类案由中排名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当一些平台不断“剑拔弩张”的同时,同样有一些长短视频平台正在携手探索新的合作模式。

今年1月,腾讯电视剧B站官方账号举办新年活动,指定了电视剧素材范围,邀请B站用户进行二次创作,并提供了丰厚的奖金。

2022年春节前,快手开放放映厅频道上线乐视、风行小程序的动作,背后同样涉及到更广泛的版权合作,快手的影视类短视频已经有#乐视独播剧#标签。

2022年,抖音正式与搜狐达成合作,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自3月17日起,抖音平台和用户可对相关影视作品重新剪辑、编排或改编。未来双方还将在新剧宣传推广上,继续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

小莫lol解说优酷(LOL解说YD优酷自频道)-第3张图片

市场变化是长短视频争端根源

长短视频纷争从表面上看是版权的归属问题,但根源上还需要回归到市场。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同比增6%至8.72亿,月人均使用时长为同比增39.7%至42.6小时。而长视频平台,则出现了下滑的趋势。数据显示,2020年9月,在线视频全行业月活已经从去年的9.26亿下降到8.45亿,渗透率都同比下滑8.4%。

长视频失去的用户数量,正被短视频攫取。网飞首席运营官兼首席产品官格雷格·彼得斯曾在2021年10月的第三季度财报会上也表示,“大家到处都能看到我们的IP,比如在TikTok上反复刷到我们的视频。”

而国内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短视频用户规模达9.34亿。同时用户使用短视频的时长也在不断增加,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3月中国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125分钟,较2020年12月底增加了5分钟,短视频用户粘性持续提升。

此外,在收入上,字节跳动2020年营收为2366亿元,快手营收587.8亿元,长视频龙头爱奇艺仅为297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中,抖音平台中所有3到5分钟的短视频中,影视综合内容的视频播放量占比达8%左右;相比之下,B站的数据为7‰(千分之七),微博仅为4‰(千分之四)。

按这个数据表现,短视频平台应该更积极进入影视行业、购买影视版权、制作影视内容。但现实情况是,它们并没有太大的动力去这么做。

无论是购买版权还是自制内容,成本并不低。2020年1月,字节跳动获得电影《囧妈》版权的花费超过了6亿;根据爱奇艺财报,2020年其内容成本达到了209亿元,这个数字接近字节跳动2020年实际收入的10%。

久而久之,用户上传未经授权的影视内容切条剪辑,甚至影视内容完整版权成为了一种被短视频平台默许的行为。

然而,短视频平台却因版权问题长期受到诟病。据一位接近字节跳动人士称,2021年6月至12月10日,抖音因侵害著作权,被腾讯起诉168次,标的总额超过 29.43亿元。

就此,2021年12月16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第93条规定,短视频平台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纷争过后,长短视频创作会不会迎新高度

媒体分析,从视频产业发展逻辑来看,长短视频终将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抖音与爱奇艺的合作为整个产业打了版。

对于短视频方来说,在加强版权监管势在必行的前提下,影视类内容令抖音、快手难以割舍。根据相关统计2021年Q4,影视解说类账号在涨粉排行榜TOP30中占据6席。对于长视频产业,短视频也能够在其生态上起到补充作用。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长短视频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长视频将剧集做得越来越小的同时,短视频也在不断拓展自己的时长,比如一些短视频平台开放十分钟及以上的中视频形式吸引用户创作。此外,双方未来在商业、宣发、运营方面更有值得发掘的新玩法。

当版权合作规模化后,版权矩阵也就不远了。或许在不久的未来,整个长短视频的创作内容又将迎来一个新的高度。

上游新闻综合财联社、东方财富网、同花顺财经、封面新闻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