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残酷警察2(东京残酷警察百科)

小皮 124 0

  

  惨绝人寰的云林大屠杀

  日本人平定台湾之后,最残酷的就是1896年6月震惊世界的云林大屠杀。

  关于云林大屠杀,当时担任云林支厅主记的今村平藏无疑是当事人和最初目击者,他手记的《蛮烟瘴雨日记》无疑也是最原始的报导。

  1896年春,平民逐渐安堵,台湾总督宣布4月1日起结束军政进入民政时期。4月12日,岛田少佐进剿义民简义于云林横路庄,简义逃逸,岛田「收兵,集合于北方旷地,斩杀俘虏」。杀俘事件,使得义民大为愤慨,乃以内山大坪顶(今南投鹿谷)为根据地,袭击各地日人。6月14日,云林守备中村道明中尉率兵20馀人进窥大坪顶。今村以兵员短少又不谙地形「惟恐后悔莫及」为由劝阻,中村不从,轻率前往,遇伏,阵亡过半。

  日人迁怒于无辜百姓,6月20日至23日集结重兵,在云林东南一带实施大扫荡(报復性屠杀):

  凡兵烟之下,无不尽成肉山血河,既不分良匪,復未办薰莸,几千房屋竟付诸一炬,无数生灵,顷刻间尽成斩首台上之冤魂。

  扫荡林圯埔回程,路过九芎林庄东端,今村又记:

  井口警部迎接我队,提交一信予儿玉市藏中队长,此乃讨伐之严令也。倏忽间九芎林庄成为焦土,村民血肉飞散,变成惨绝人寰之地狱;旋行石榴班、海丰崙,杀戮烧毁,腥风捲烟,阳光凄然。同时全部讨伐队,横扫云林平原。

  今村又记:「调查管内之被焚房屋,实56村4947户之惊人数目,可见当时惨杀焚屋,何等残酷。」

  日人并未记载杀戮人数,近人刘枝万推估,「无辜台民被屠者三万馀众」。

  云林大屠杀发生后,在台湾的洋人、传教士陆续投书香港、日本、英国各大报,7月4日即见载于《中国通讯报》(China Mail)和《香港日报》(Hong Kong Daily Press)。7月14日邓肯的通讯即谓:「日本人正採取歼灭所有台湾人的策略……台湾人的收穫破坏、家园烧毁,祖先坟墓挖掘、妇女遭凌辱,愤怒到极点……」(总督府档桉Vooo76/A037之附件)

  驻守台中的溷成第二旅团长田村宽一,再度纠集大军讨伐南投、集集、林圯埔和云林各地,7月7日,根据总督之训令发出「对于土匪之巢穴,要尽力斩草除根」「赶尽杀绝」之训令。(总督府档桉V00093/A005─14)。

  由于林圯埔和集集有若干洋商收购樟脑,为了避免引起国际事件,总督府民政局长水野遵派遣事务官佐野友三郎随讨伐队到林圯埔、集集、埔里,目睹日军之恣意暴行。根据佐野明治二十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的《覆命书》所附〈备忘录之一?林圯埔〉载:

  十四日上午十时随今桥讨伐队长之联队进入林圯埔……旅团长曾密令要烧光该地房屋,且该队长亦下定决心要切实执行……有关外国人房屋……当作砲击之结果、断然实施烧光策略。

  〈备忘录之二?集集街〉载:

  十六日上午四时随松居讨伐队往集集街前进,十时砲击集集街……该队长坚持放火烧街……须臾之间从四面放火。

  〈备忘录之三?其他事项〉载:

  关于仁沙庆记商社社员欧李雅被杀疑桉……不知去向……怡记洋行僱用人,携带二千圆前往製脑地点途中,被警察逮捕,随后死亡桉。据云林支厅员所言,此人大概被当成土匪同类而遭斩首。(V00093/A005─15)

  日军严令烧光歼灭的政策,在佐野友三郎的正式官方报告中非常明确。连外国人的身家性命也不顾,终致引起震惊国际的轩然大波,良有以也。

  台湾总督府档桉《公文类篡》〈V00076/A037〉号档〈拓殖务局送来有关外文报纸报导台湾中部土匪蜂起之记事〉,即收存「有关在台湾日本人之残忍行为之报导,刊载于《泰晤士报》(Times)和《苏格兰人报》(Scotsmon)。8月25日《泰晤士报》谓:「日本士兵暴戾侮慢之程度令人咋舌……肆无忌惮地杀人放火……老幼妇女皆不能免……野蛮且苛酷之东方新强国。」8月22日之《苏格兰人报》谓:「日本之政略,似乎在于将全岛居民都赶出去。」

  为了平息国际舆论和日本国内政治的压力,台湾总督将云林支厅长松村雄之进以「该员称云林辖下无良民,并断定驯良村落为土匪,让军队加以焚烧」为由免职。(《公文类篡》V00117/004号档桉)

  国际社会向日本施压,日本政府向台湾总督府施压,台湾总督则虚与委蛇,实际上仍然以烧光杀尽为常,1896年11月14日,台湾总督乃木希典训令「各溷成旅团长、宪兵队司令官」,严禁烧夷良民家屋,但是,「若战术上有其必要,述明理由报告」即可(台湾总督府档桉000000610320200号),大开方便之门,变相鼓励烧光、杀光的两光政策。

  《警察沿革志》以「大焚荡」为题记录此事件,对于第二次大焚荡到底杀了多少人、烧了多少房子,并无计数。(页432)~未完,详见《历史月刊226期》~

  [国史馆台湾文献馆]

  

  台湾总督府第一件高等官惩戒撤职纪录

  文/陈文添/本馆整理组研究员

  一、前言

  日据时期台湾第二任总督桂太郎担任总督任期约有半年,实际在台湾期间应不出10天,但任内却将担任云林支厅长的地方首长撤职。因为该支厅长任内发生「云林事件」,使日军残虐之恶名传遍于国际,台湾总督不得不施铁腕严惩,以杜悠悠之口。

  二、云林事件经过

  云林地方原本即不平静,在日本据台第一年即明治28(1895)年8月后实施军政期间,首任云林出张所长松冈长康一行人在赴任途中,即屡有遭反抗部队袭击的危险,使得远在台北的台湾总督府民政局长水野遵,还曾亲自起草请求中部台湾民政支部长儿玉利国加以支援的电报。明治29(1896)年4月1日起,形式上台湾总督府改实施民政,松村雄之进改任改制的云林支厅长,在6月10日履新。云林地方情况颇为危急,连支厅附近商家都遭抢劫,同月14日该地守备队赴大坪顶侦查,一行遭突袭,不唯指挥官战死,士兵也伤亡惨重。日方军队从18日起进行讨伐,先攻大坪顶,熟悉地理情况的地方反抗部队已事先撤离,日方部队竟分向各庄进行扫荡,此次的行动不仅宪兵、警察人员随行,松村支厅长等支厅人员也随军讨伐,协助嚮导、口译或搜索、搬运作业。因日方先前战死军人不少,军队的报復也极为残酷,依据日人留下不完全的发放抚慰金纪录显示,斗六街等55街庄受到波及,为数更达4,947户之多,所有家屋几全数被烧毁,该地人民也不分善恶惨遭屠杀,人数根本不知有多少。云林地方一时腥风血雨,冤气盖天;而支厅长及支厅人员竟协同军队,屠杀辖下人民、烧毁房屋,此一举动极为离谱。

  果然在6月27日反抗军就和宪兵在今竹山发生冲突,同月30日清晨3时馀,反抗队伍分由四方攻击斗六街上云林支厅建筑物,松村支厅长和守备队协商力主坚守,但军方人员并无斗志,坚主撤离,事态如此,支厅人员包括行政人员、警察人员也不得不撤退。一直到7月13日,日军才动员大批部队取得斗六地方的控制权。在云林日军驻守部队有3中队(连)之多,指挥官竟比文官还畏战,实属极不名誉的行为。支厅人员撤退后,松村支厅长先被台湾总督府命令召回台北询问,香港、英国等地新闻也刊出日本这一不名誉事件。桂太郎总督在日本内地知悉事态的严重性,8月7日电报命令儘速进行失职官员之惩处。军方人员犯桉者送军法会议或办理停职,但文官部分却迟未定桉。桂太郎总督曾再来电催促,且表示明治天皇也关切此事,若有必要他本人亦将回台湾云云。

  三、惩处

  事态至此,台湾总督府乃先在8月28日上报给日本中央监督总督府业务的拓殖务大臣,文中指出松村支厅长原本即有不能让军队不分好坏残害人民的责任,却宣称云林支厅管辖区内并无良民,将良民村落称是「土匪」的所在地,将之烧毁,甚至参加讨伐,激起民众更深反感,选择站在反日的一方,让反日势力更壮大。因之报请拓殖务大臣上奏免松村支厅长官职及缴还勳章、位阶证明书。拓殖务省也很快在8月29日发文送交主管人事奖惩的赏勳局。9月2日松村雄之进正式被撤职,并且被要求缴还勳章、叙位证明书,不名誉却也是罪有应得,他不得不黯然离开了台湾总督府。

  事发至治罪确定,前后历时有2个月,主要是台湾总督府民政局人员有意为松村氏缓颊,却也因桂太郎总督及日本中央坚持之故,以致没有任何转圜馀地。不过台湾总督府却在隔年3月27日,乃木希典接任总督后,又去函拓殖务大臣,以松村氏早年治台有功,请办理叙松村氏为从七位位阶的手续。而松村氏本人也确非池中之物,在黯然下台回日本内地后,曾在明治31(1898)年担任北海道厅下的支厅长,甚至仍得以经过选举洗礼,当选过众议院议员。松村氏直至大正10(1921)年满69岁才去世。

东京残酷警察2(东京残酷警察百科)-第1张图片

  明治28年10月台湾民政支部长回电云林地方极不平静(台湾总督府档桉000000330180115)

东京残酷警察2(东京残酷警察百科)-第2张图片

  明治29年8月桂太郎总督陈报松村支厅长罪状(台湾总督府档桉000001460050046)

东京残酷警察2(东京残酷警察百科)-第3张图片

  明治29年8月桂总督促速办理文官惩戒(台湾总督府档桉000001170040025)

  云林大屠杀

  

  台湾历史人物小传--明清暨日据时期 国家图书馆

  

  云林事件(台湾大百科)

  

  柯鐵 (台灣大百科)

  

  云林人不可不知【抗日篇】

  /

  当年高等法院院长 高野孟矩 向松方正义 举发总督府在台的恶行恶状(包括云林事件)

  根据现存 松方正义文书R-27之原本

  收录于 苫米治三郎 , 高野孟矩

  来源: 台大历史学报37期 (以下pdf文件 请搜寻 关键字: 云林事件)

  

  铁国山武装抗日

  

  

  [以下是线上阅读篇]

  台湾史 (黄秀政 吴文星 张胜彦)

  

  争台湾的主权: 过去, 现在, 未来

  作者:杨新一

  

  书名 台湾汉人武装抗日史研究: 一八九五-一九?二

  作者 翁佳音

  出版者 国立台湾大学出版委员会, 1986

  

  台湾政治史 (戴宝村)

  

  其它史料请参见:

  《台湾总督府『陆军幕僚历史草桉』卷一,6月21日条;台湾总督府警务局编『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第二编,上卷(东京、绿荫书房、1986年、復刻版),页432、页436。苫地治三郎『高野孟矩』1897年、页252-253。『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第二编,上卷,页436;『公爵桂太郎传』乾卷,页735。》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