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

小皮 65 0

最近在读《悲惨世界》,对“爱”和“死亡”的定义有了全新的理解。在《哈利波特》中,诠释过“爱”“死亡”“忏悔”这些词,但是我想从JK罗琳的角度理解它们和我们这些绝大部分是非宗教信仰人士的读者群体来理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在有宗教信仰的人眼中,没有忏悔就死去的人是不能进天堂的,而“忏悔”这个词对非宗教信仰人士来说则仅仅代表对自己的过错感到歉意和后悔,两种“忏悔”的意义大不相同。

同样,宗教信仰会改变一个人对死亡的态度。《哈利波特》中把“爱”延伸成一种信仰而不仅仅是一种处事态度,在教徒眼中“爱”的意义非常广博,不仅仅是代表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重要的作用是在人生一路散播温暖、光明与正能量,劝诫人们迷途知返。完美诠释这种爱的范例有《悲惨世界》的米里哀主教,《飘》的玫兰妮·韦尔克斯,还有《哈利波特》里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但是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国内的部分哈迷喜欢把这类人设说成“圣母婊”,所以说不光是伏地魔不懂爱的真义,这世上很多人都不懂。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1张图片

《悲惨世界》米里哀主教用“爱”感化了偷银器冉阿让,拯救了一个人的灵魂,也感动了无数读者常去教堂做祷告的人会经常听见牧师或神父宣扬“爱”,如果这仅仅是一个字面意思还用得着人教么?那是因为这个“爱”字下面有多种含义,其中就有包容之心、看淡生死等在各种合法宗教中所提倡的精神。那么有“爱”的人怎样看待生死呢?或者说与伏地魔截然相反的人怎样看待生死呢?信仰(爱)能够呵护人的身心,你会在苍穹的极尽之处看到你亲爱的死者之光……想方设法安慰失望的人,使他们在逆境中把俯视墓穴的悲痛转为仰望星光的感情。——《悲惨世界》你会在苍穹的极尽之处看到你亲爱的死者之光——哈利在“临死”的时候就看到了死去的父母,他所爱的死者们。像伏地魔这种人看待死亡,自然就是“俯视墓穴的悲痛”。而邓布利多看待死亡,则是“仰望星光的感情”。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生死观,并不仅仅是怕死不怕死这么简单的。要说死亡,任何人都会抵触,但是怎样面对必然会来的死神,则是靠个人的意念力来左右。邓布利多对死亡的处之泰然,大大减轻了死亡本身对他的痛苦影响。或者说,“死”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个事。事实上,邓布利多在知道自己死期的最后一年里,还是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一切按部就班,足以证明死亡对他本人来说没什么影响。可这换成汤姆·里德尔就大不一样了,得知自己的魂器被袭击,他勃然大怒大开杀戒,足见他对“死亡”的昭示太重视,死亡本身对他影响太大。没有“爱”信仰护体的汤姆·里德尔,面对死亡的痛苦比邓布利多难受个千百倍,就像没有做临终忏悔而吓尿裤子的死刑犯,当然这也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就是自己作死)。再说回格林德沃。《加勒比海盗》里的杰克·斯帕罗船长感到末日已近,想到自己一生罪行累累,死后必然下地狱。因此他想临时信个教,抱个佛脚,由此可以搭上通往天堂的末班车,即拯救自己的灵魂。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2张图片

“任何一个”是亮点格林德沃极有可能抱着和船长一样的心态。为什么邓布利多会提起“忏悔”呢?因为“忏悔”是人临死之前进入天堂的门票,没有忏悔就别想得到死后的安宁,属于不得超生的范畴。在宗教人士眼里,异教徒和不信教的人都属于没有忏悔,死后下地狱的类型。唯物者对此嗤之以鼻,其实为此而争吵的人无论是唯物者还是有神论者都搞错了宗教的真义,都属于“很多事情你不明白”的范畴。暴虐的人永远不会明白“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就像汤姆·里德尔从来理解不了邓布利多的思想境界与高度。但是格林德沃达到了,至少曾经在少年时期达到过和邓布利多一样的思想高度。后来邓布利多的思维前往更加广袤的宇宙空间去了,而格林德沃依然在灯红酒绿的人间,至于伏地魔则是在地狱里。他的地狱在他的心里,就是对死亡的极度恐惧,这个念头儿折磨得他坐立不安,辗转难眠。而这时候,邓布利多在品尝糖果的美味,格林德沃在牢房里睡懒觉,过着安宁的生活。注:很多服刑人员表示,在被警察逮住的那一刻是最轻松的,睡在看守所远比逃亡生活睡得香。伏地魔曾说在阿尔巴尼亚禁林的日日夜夜强迫自己活下去,哈利和海格都认为这种活法不如死了。因为对大部分平民百姓来说,人活着的意义是享受生活;对追求更高的人来说,人生的意义是名垂青史(或者遗臭万年)。反正一句话,活着如果是受罪,那还是死了的好。但是伏地魔活着明摆着是受罪,他后来的长相换成普通爱美者,只怕是自杀的理由(很多被毁容者都想过自杀)。汤姆·里德尔不明白人生就是吃喝玩乐,就是共享天伦,在此基础上才追求精神上的满足。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3张图片

完美诠释人生的加菲猫说:伏地魔不明白吃就是爱,爱就是吃!活着就是为了吃!为了爱!在《哈利波特》中,伏地魔不肯做任何“忏悔”,这样他碎裂的灵魂就不会完整。放在现实中的教徒眼中,不做忏悔的人就是要下地狱,被地狱之火燃烧,这就是一个人所能得到的最大惩罚。唯物者对地狱之说不屑一顾,教徒会说“那是因为很多事情你不明白”。作为两脚跨在宗教与唯物分界线上的人,我自己也承认我也不太明白……所以我想格林德沃看伏地魔的眼神,带有教徒看唯物者的眼神,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傻瓜。伏地魔认为像邓布利多这样笃信爱的人是傻瓜(老子不活了),而且格林德沃也有这种临时入教的倾向也是傻瓜(老子也不活了),只有自己是最聪明的(老子一定要活下去)。就像很多唯物者看不起宗教人士,看不起有神论者,觉得对方是傻瓜,自己才是最聪明的。注:很多虔诚的宗教人士尊重科学,反对迷信,他们与盲目信神者完全不同,比如自然神论人士真正的“爱”是一种哲学思想,真的不是市井小民、贩夫走卒这些整日为生计奔波的人所能理解和考虑的事情。格林德沃对伏地魔的蔑视,很有可能基于此。他和邓布利多在浩瀚宇宙下研究的爱才是魔法的精髓(且不管他是什么时候才明白这一点的,反正最迟也不会晚过死前最后一段日子),而且“爱之哲学”不光存在于麻瓜的宗教,也存在于魔法世界的神秘事物司,是魔法(科学)研究的大项目大课题。相比之下,伏地魔研究的是炼丹长生不老啊,放怪物咬泥巴种啊,搞搞恐怖袭击啊这些俗不可耐的东西。虽然格林德沃也曾食人间烟火,在一定程度上追求过这些(死亡圣器啦,睡觉觉啦,恐怖活动啦,给多多添堵啦),但是他总能发现自己早期是非常幼稚滑稽的(把死亡圣器和恐怖活动划掉)。所以邓布利多说格林德沃晚年流露出悔恨来(都改成和多多睡觉觉就好啦)……当然,格林德沃的怨气肯定比悔恨要大,他会认为如果不是邓多多离开自己不好好指导自己,他也不会干出很多傻事……STOP,题主说了不要恋爱脑解读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4张图片

邓多多:咯咯,你要有信仰,信仰梅林的爱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5张图片

林咯咯:我眼中的梅林之爱是下面这样的——我揍你你不能还手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6张图片

敢问大劳德能理解上面这种爱么?他理解不了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人活着的乐趣。一个连贩夫走卒的民间之乐都理解不了的人,怎么能指望他理解宗教式的灵魂救赎与死后安宁的意义呢?又怎么指望他能理解来自天堂的弥撒圣音的渡化呢?邓布利多追求的是神宇的宁静,格林德沃就跟《猫和老鼠》里面被钢琴砸死的汤姆一样急于赶上通往天堂的末班车,说白了他们都是要给自己的一生作出正面的定义。“there is so much you don't understand”——伏地魔在自己的认知中,连死亡的概念都没有,又怎么能理解别人这种精神上的追求呢?

海盗杰克·斯帕罗(杰克·斯帕罗的父亲)-第7张图片

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